新闻资讯 > 专题聚焦 > 普惠金融持续发力
银保监会敦促银行“输血”实体经济 普惠金融是重点
来源:证券时报    时间:2018-08-20 15:50:00
】【关闭窗口

8月18日,银保监会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信贷工作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质效的通知》(银保监办发【2018】76号)。从通知主要内容来看,敦促银行加大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投放,重新成为监管部门工作的重中之重。

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银保监会已三次通过召开银行座谈会、发布政策文件等方式要求银行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加大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投放。从过去一年多常提的去杠杆、治理市场乱象等,到当下不断强调的加大信贷投放,可以说,当前的宏观政策目标已经发生重大转变,政策基调由紧转松,从“稳货币+紧信用”向“宽货币+宽信用”转变。

敦促银行加大信贷投放

76号文对银行加大信贷投放作出的总体要求是:一方面,银行应根据企业生产、建设、销售的周期和行业特征,合理确定贷款期限、还款方式,适当提高中长期贷款比例,合理确定考核指标,避免贷款在同一时间特别是月末、季末集中到期而引发企业资金紧张。另一方面,对符合授信条件但遇到暂时经营困难的企业,要继续予以资金支持,不应盲目抽贷、断贷;对成长型先进制造业企业,要丰富合格押品种类,创新担保和融资方式,合理确定抵质押率,在资金供给、贷款利率方面给予适当倾斜。

其中,涉及小微企业、“三农”、民营企业等普惠金融仍是重头戏。具体部署分为三个部分。

一是降低融资成本,充分利用当前市场流动性宽裕等有利条件,坚持“保本微利”原则,加大对小微企业、“三农”、扶贫和民营企业等领域的资金支持。

二是降低贷款周转成本,对于流动资金贷款到期后仍有融资需求的小微企业,要提前开展贷款调查与评审,符合标准和条件的,依照程序办理续贷,缩短资金接续间隔。

三是加大对龙头民营企业信贷支持,对于主业突出、公司治理良好、负债率较低、风控能力较强的龙头民营企业,要进一步加大融资支持,充分发挥其行业带动作用,稳定上下游企业生产经营。

一接近监管部门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目前监管部门对于银行加大对小微企业贷款投放非常重视,要求大中型银行对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贷款利率降至最低,已有大行的小微企业贷款利率降至4.77%左右。与此同时,监管部门也重新开始鼓励银行开展针对小微企业的无还本续贷业务。

然而,对于这种偏行政要求式的加大普惠金融投放,甚至刻意压降小微企业贷款利率的做法,有部分银行业人士持不同意见。

“银行只愿意给小微企业发放短期的流动性贷款,这也是出于降低信贷风险的考虑,但其实并不能真正把小微企业融资做好。给小微企业放贷最好是契合企业资金使用周期的需求,实现贷款周期与企业用款项目的期限匹配,这种情况下根本无需使用无还本续贷,但更考验银行对小微企业的生产周期的了解程度和对风险的把控能力。”华东一股份制银行高管对记者说。

在国信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王剑看来,“加息减负”是解决小微信贷难题的有力方式,而不只是一味地敦促银行放款。他认为,“加息”有助于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加息不是说要提高利率基准,而是只需要放开管制,让银行自行决定上浮比例,实现风险定价。”

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强行要求银行降低小微企业利率、限制收费不符合市场规律,对银行设置过多的小微金融利率、收费管制,只会进一步降低银行对小微企业信贷投放的积极性。解决小微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要先解决融资难,甚至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允许融资贵,允许银行适当提高利率、增加收费来覆盖小微。

银行积极性普遍不高

尽管监管部门一再要求银行加大对实体经济的信贷投放,但不少受访的银行业人士表示,银行真正将资金投向有效实体经济领域的积极性并不高。

“目前更多的资金还是流向了金融同业和央企。其实央企并不是最缺资金的企业,但有些央企财务公司可以从市场上拆借到不到2%的隔夜资金,然后转手存到银行做同业存款,利率就有2%以上,甚至是3%左右,以此赚取利息差。”北京一家金融机构金融市场部人士透露。

董希淼表示,目前银行增加信贷投放的意愿并不强,主要是受风险和收益两方面影响。一方面,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大,银行的风险偏好也相应下降,这是银行天然的自我保护;另一方面,实体经济发展的收益在下降,银行信贷投放的意愿也会减弱。

在经济下行压力之下,如何加大银行信贷投放意愿?董希淼建议,可更多地采取正向激励的措施,如提高对不良贷款的容忍度、充分发挥国家担保基金的作用。同样重要的是,银行要调动员工的积极性,尤其是要让信贷条线的员工放下思想包袱,优化信贷监管考核办法。在提升银行信贷收益方面,现在主要是从降低银行资金成本的角度出台措施,下一步可以改进的是降低银行体制性成本、监管合规成本。另外,也可以考虑进一步降低银行的税负成本。

华创证券研报称,从历史经验看,经济下行阶段,“宽货币”总是先行,但过去三次“宽货币”向“宽信用”的传导周期逐渐拉长。“稳增长”将走到“去杠杆”之前,扩大内需将是未来半年至一年中国经济的首要支撑,但受制于不能再加的居民和企业杠杆,以及遏制房价上涨的政策约束,本轮周期政府对房地产的调控政策只能趋严而不会放松。因此,最终的重任就落到了基建上。

“基建扩内需的加速落地将促进宽信用政策向实体经济传导加快。预计8~10月社融和贷款余额增速将回升,‘宽货币’政策传导至‘宽信用’通常没有滞后或者最长滞后半年。”上述研报称。


责任编辑:张玉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