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频道首页 > 专题聚焦 > 聚焦博鳌亚洲论坛
博鳌亚洲论坛聚焦开放与创新
来源:经济参考报 时间:2018-04-10 08:36:00
】【关闭窗口

  4月8日至11日,2018年博鳌亚洲论坛召开,亚洲也随之进入“博鳌时刻”,在短短的四天时间里,来自亚洲各国的各界代表围绕全球化与“一带一路”、开放的亚洲、创新和改革再出发四大板块进行探讨,为亚洲进一步开放与创新,为更加繁荣的世界继续出谋划策。

  开放增强亚洲竞争力

  过去20年间,亚洲发展中经济体经济年均增长6.8%,增长幅度高于其他地区。近些年来,世界经济发展重心正在东移,亚洲发展中经济体发展表现出强大的韧劲,在发展速度、动能和潜力等方面均发挥着重要的引擎作用。亚洲经济体开放型增长模式在其中起了重要作用。

  过去两年,在逆全球化潮流涌动、贸易保护主义重新兴起的大背景下,中国智慧为亚洲坚持开放发挥了重要作用,“一带一路”倡议成为推动亚洲经济体继续开放的重要动力。

  博鳌亚洲论坛发布的《亚洲竞争力2018年度报告》指出,得益于世界经济复苏和亚洲区域经济一体化加速推进,亚洲经济体经济整体向好,保持强劲增长动力。

  2017年,“一带一路”倡议红利集中显现。首先,“一带一路”倡议提供了更多就业岗位、更高的收入。中国企业已经在20多个国家建设56个经贸合作区,为有关国家创造近11亿美元税收和近18万个就业岗位。

  此外,在“一带一路”倡议的推动下,沿线国家陆上、海上、天上、网上交通四位一体联通,方便了沿线国家的交往与经济合作。

  “一带一路”倡议集中体现了开放的思路。在共商、共建、共享原则的指导下,参与各国的开放程度日益扩大,对经济稳步持续发展带来了持续效应。“一带一路”建设与全球化紧密相连,有助于帮助亚洲各经济体提升竞争力。

  “贸易保护不会成为经济发展的持久动力,反而会限制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亚洲开放型经济体需要规避陷入贸易保护的陷阱。”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周文重指出,“一带一路”倡议为应对逆全球化的挑战提供了新的路径和方法,也是实现经济社会发展经验分享和成果共享的平台。

  从全球范围看,美国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东亚项目主任肯特·凯尔德教授表示,自二战以后,保持全球繁荣的关键就在于一个开放的全球贸易系统。对于任何系统而言,稳定器都非常重要。美国跨国企业普遍的想法就是希望能够支持开放的贸易体系。

  创新打造持续增长引擎

  创新引领未来。“未来的交通”“未来的生产”“未来的通信”“新一轮技术革命”……本届年会众多分议题围绕创新,着眼长远未来。

  博鳌亚洲论坛与会嘉宾认为,数字化带来的科技革命已经改变整个社会,数字技术融合到生产生活,为提高生产力起到决定作用,并呼吁创造有利于科技创新的生态环境和平衡利用技术的全球体系。

  浪潮集团董事长兼CEO孙丕恕在博鳌亚洲论坛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伴随着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其对经济周期的影响力正不断加强,并深度变革整个社会经济发展规律。“技术变革的加快,正不断创造新的经济增长点、新的业态和新的产业模式,增加新的就业,让经济周期变短,也减弱了经济危机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总干事高锐在论坛上表示,当前全球技术革命是数字和数据革命的一个衍生,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生物科学等领域的应用。他表示,影响巨大的行业就是机器人,机器人在制造行业大量运用对全世界制造行业带来深远的影响。

  世界卫生组织前总干事陈冯富珍则提醒说,需要通过各方协作,才能发挥技术应用优势解决切实问题,如发展不平衡,技术不仅能服务于发达经济体,也应该用于改善欠发达地区。

  维信诺首席专家张德强指出,科技产品能否生逢其时解决当下问题是关键。技术开发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特别是从科学原理突破到形成有经济价值的商品,这个过程非常漫长,需要创新者和使用者不断地共同努力。

  “本届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倡议构建‘开放’和‘创新’的亚洲,将成为推动亚洲新一轮高水平开放和高质量创新的重要平台。”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徐秀军认为。

  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周文重指出,亚洲只有通过新一轮更大规模更深程度的开放,通过新一轮技术创新、制度创新、模式创新,才能解决制约亚洲可持续发展的结构性矛盾。“开放创新既是亚洲与世界能否成功应对结构性改革挑战的关键,也是中国下一步搞好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关键。”周文重说。

  “新一轮全球科技革命正孕育兴起。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应当在科技创新方面寻求突破,不断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提高劳动生产率,这是世界实现持续繁荣发展的必由之路。”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王军说。

  一体化进程面临挑战

  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亚洲成为全球最具经济发展活力的地区、全球最大的货物与服务贸易市场,重要的外国直接投资来源地和流入地,异军突起的“新兴经济体”最为集中的地区。

  然而,随着世界经济格局的深度调整,亚洲经济似乎又走到了新的“十字路口”:一些国家出口下滑、债务规模扩大、货币贬值、资本外流、经济持续下行。在这种情况下,亚洲地区是否应该继续合作,发展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问题又摆在了亚洲各国面前。论坛设置了亚洲经济一体化的“加速器”、合作推进2030议程和可持续发展目标、亚洲区域组织合作等分论坛进行研讨。

  会上发布的《亚洲经济一体化进程2018年度报告》指出,当前亚洲正面临更严峻的国际和区域压力,亚洲经济一体化面临全球价值链的放缓,美国退出TPP 留下的空缺等诸多挑战。美国退出TPP已宣告该自贸区的实质完结,目前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成为防止全球化逆转的唯一稳定器。报告发布人林桂军说,亚洲贸易较前一年出现好转,但距离亚洲黄金时代还比较遥远。亚洲无论在贸易的发展、一体化的进程,还是金融的稳定上,都面临着非常大的挑战,必须以有效手段完成RCEP谈判,扭转逆全球化趋势,推动亚洲经济、贸易以更高的速度增长。

  周文重也表示,当前亚洲国家间的贸易量正在不断上涨,继续加快推进亚洲一体化发展将会是未来亚洲国家实现发展目标的重要支撑。不过他也表示,尽管2017年亚洲贸易表现有一些好的迹象,但仍需以谨慎的态度来预测亚洲经济一体化未来的进展。以全球价值链发展为基础的全球化,是亚洲经济一体化最重要的推动力量,正面临着来自两方面的前所未有的挑战。一是来自西方的反全球化情绪仍然在世界范围内蔓延。二是市场力量似乎正在重塑作为全球化基础的全球价值链。精密仪器、机器人、3D技术领域的创新和较低的资源成本可能会使一些制造业回到发达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