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深入贯彻落实依法全面从严监管要求,增强投资者的守法意识和风险防范意识,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证监会于近期组织开展了“投资者保护•明规则、识风险”专项宣传活动。从近几年证监会公布的稽查执法案例中,围绕内幕交易、市场操纵、违规信息披露、市场主体违规经营4个主题,从不同角度选取一批典型案例,编辑成可读性强、通俗易懂的案例故事,定期发布,帮助投资者了解案例背后的规则红线、风险底线,普及相关金融、法律知识,让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认清违法违规主体惯用的骗术和手段,增强投资者的守法意识和风险防范意识。
  • “XX宝”运营商C公司,通过其网站、APP等形式提供所谓“收益权转让”服务,违反了《私募办法》规定,最终证监局对C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相关管理人员依法采取了行政监管措施。
  • A公司,编造虚假信息,披露不存在的增资框架协议,误导了投资者,最终被证监会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
  • C公司,联合A公司及甲上市公司以股份代持掩盖内幕交易,然而东窗事发,证监会对三家公司和相关当事人进行了行政处罚。
  • 投资者A, 进行违规股票交易,违反了《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业务规则(试行)》第6.1条的规定;挂牌公司Z董事长S,违反了《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业务挂牌公司信息披露细则(试行)》相关规定,中国证监会对其采取了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 Y公司,在现场发布会中透露的信息与其在全国股转公司指定信息披露平台披露的信息并不一致,误导了投资者的投资决策;C公司,连续几次向媒体透露或发布还未披露、或被夸大的信息,证监会对该挂牌公司及信息披露义务人都给予了严肃处罚。
  • X公司,因打出一套“‘高送转’+‘减持套现’+‘大额预亏’”的组合拳,违反了《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相关规定,最终证监会对其违法行为作出了罚款、没收违法所得、警告及证券市场禁入的行政处罚。
  • N公司,对外宣称的互联网金融业务,未来可实现性极小,却使投资者误以为瓜熟蒂落;D公司,过度夸大、渲染公司业务带来的影响,误导投资者,使其做出错误的投资决策,均违背了《证券法》的相关规定,是资本市场严厉打击的对象。
  • 朱某,某证券公司经纪人,以在某财经频道股票投资栏目担任股票分析嘉宾的方式操纵A股多只股票,违反了《证券法》第七十七条及第四十三条规定。最终朱某被依法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1358万余元的罚款。
  • 姜某,国内某甲醇贸易商X公司的总经理,为进行套期保值做多“甲醇1501”合约;刘某,通过大量增持空单、自买自卖、连续打压的方式做空“聚氯乙烯1501”, 均违反了《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第四十条关于禁止操纵期货交易价格的规定,构成了《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第七十一条所述的违法行为。
  • 任某某,通过大宗交易方式打折买入上市公司股东减持的股票,次日高价减持,赚取差价。构成《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操纵市场的情形。2011年至2014年期间,证监会先后两次对其进行了3亿多元罚单的处罚。
  • 唐某某,在三个交易日内即完成操纵“X”的“建仓-拉抬-出货”全流程,违反了《证券法》第七十七规定, 2014年和2015年唐某某先后被证监会两次行政处罚,2017年证监会再次将唐某某等人绳之以法,前后共开出12亿元罚单。
  • 齐某,X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因“依靠打听信息交易”,违反了《证券法》七十六条的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二百零二条所述的内幕交易行为,被证监会处以40万元罚款。
  • 王某某,时任X集团(国有企业)财务总监,因违反《证券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在内幕信息公开前,泄露信息,介绍他人买卖该公司的证券。最终两人分别被处以4万元罚款。
  • 包某某,时任H上市公司总会计师,因私自泄露公司内幕信息,并建议他人买卖该公司股票获利,最终,证监会分别对包某某和冯某某处以30万元的罚款。
  • 陈某,为G公司的并购重组项目做中介,因欲以“内幕”报师恩,违反了《证券法》关于禁止内幕交易行为规定,被处以60万元罚款和10年证券市场禁入。
  • 陈某,H公司控股股东Z公司的董事臧某妻子;叶某,上市公司Y主办券商Z证券工作人员妻子,均因违反《证券法》七十三条、七十六条的规定,内幕信息知情人和非法获取内幕信息的人,在内幕信息公开前,买卖该公司的证券并获利,这是一种严重的违法行为,最终她们都受到了法律严厉的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