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证券投资者保护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Stephen Harbeck在2017年
国际证券投资者保护研讨会上的致辞


早上好!感谢我们的主办方——中国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有限责任公司——组织本次会议。这次国际会议大有裨益且信息丰富。我们上次会面是于2016年5月在秘鲁的利马,就交流学习彼此的投资者保护工作,进行了卓有成效的讨论。当谈及未来可能导致国际金融危机,进而影响所有经济体及所有投资者保护组织的事件时,我们还提及了更大的主题。

在利马我们相互提出过几个问题:是什么让你夜不能寐?是全球还是本国的经济让你格外担忧?回答发人深省,且各有不同,包括全球饥荒爆发、自然灾害、气候变化、货币不稳定性、欧盟潜在的权利下放、地区冲突、网络安全和人口老龄化带来的经济后果。在过去的这一年中,有些问题还在恶化,并且带来了很多的挑战。在北京,或许我们可以在非正式的讨论环节中就这些问题进行研讨。

本次会议的议程把我们带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方向。我们的议题关注能恢复受损失投资者资产的具体方法。我们关注如何赔偿他们,以及解决的办法。每个国家都有各自不同的法律法规和惯例,几分钟后我将介绍一些方法,它们在美国被用于赔偿因不法分子而遭受损失的投资者。其中,有些赔偿方法可能适用于您所在管辖区内的法律法规,有些方法则不适用。希望通过分享,大家可以因地制宜地学习其它国家,包括美国在内的做法。

由于我们关注赔偿方法,我注意到世界上有几个国家现在大力推销自己的纠纷调解机构,新加坡就是其中之一。新加坡现在有国际仲裁中心、国际调解中心以及新加坡国际商业法庭。我请大家也考虑以下问题:我们是否真有必要建立这样的机构?如果真有必要,原因是什么?这仅仅是判决效率的问题吗?产生所谓的公平调解机构是否有更多根本理由?我猜想这些问题的答案可能既有趣又发人深省,我期待有机会能听到大家的想法。

对于其他投资者保护组织如何宣传他们的工作,我们也非常感兴趣,我觉得在投资者保护组织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进行工作的宣传,如何使投资者更好的了解我们平时都在做什么,我们如何去保护他们,我们的保护措施是什么,我们如何来保护市场。

我要特别地感谢我们的伙伴,来自加拿大投资者保护基金Barbara Love女士,这次是她最后一次以官方身份参加这项国际会议,会后她就将退休了,我想借此机会向她过去做出的巨大贡献表示感谢。

最后,我要特别感谢中国证券投资者保护基金有限责任公司在组织和举办本次会议中所付出的努力,非常有幸能有机会来到北京这样一座美丽的城市,

谢谢大家。